当前位置:主页 > 帮助中心 > 新闻资讯 > 2020-07-16

如何建更安全的数据中心?

根据发达国家的经验,数据中心的建设和部署往往与当地优势产业和特色资源相结合。专家一方面建议,政府应该通过制度创新和规则,做好顶层设计。另一方面,要根据市场需求导向,诞生更广泛的应用方案。政府还应做好战略计划和制度设计,引导社会资本和企业参与渠道顺畅,将社会资本投入数据中心等新基础设施。
数据中心室
将与数据中心的建设和运行、交通、通信网络等一起形成现代社会基础设施,对产业和整个经济社会发展产生积极影响。
进入今年以来,各地已经陆续开工了很多数据中心项目。如何科学地部署数据中心,并将其与当地特色资源相结合,以便在数据中心建设中更有效地利用数据中心?
与当地优势资源紧密结合。
根据发达国家的经验,数据中心的建设和部署往往与当地优势产业和特色资源相结合。
“伴随着西方国家的发展经验,我们部署数据中心的时候,要充分考虑东部西部地区的实际情况,与当地优势资源、特色产业紧密结合,最大限度地提高数据中心的效率。”万国数据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黄伟建议,东部地区的数据中心应加强与人口、高科技产业、资金、企业总部等优势资源的集成,以充分满足信息技术应用水平和IT服务质量的高需求。另外,要根据不同的需求,兼营超大规模数据中心和边缘数据中心的建设,为当地产业发展提供更合适、更有效的支持。相反,西部地区要充分利用土地、气候环境、电力等优势,把资源集中到核心城市,集中到城市群的中心城市,避免“肉夹馍”,造成不必要的资源浪费。
记者获悉,目前万国数据已在全国核心经济枢纽部署数据中心,未来将逐步扩大到省会城市,最终覆盖全国更多城市。
据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版和林建议,数据中心建设应与市场需求相结合,与其他基础设施相融合,发展。在顶层设计时,要提前市场调查,准确把握市场方向,通过数据中心更有效地释放特色资源、优势产业等地区优势。同时,合理确定数据中心建设的规模和总体位置,统筹数据中心与当地智能交通、智能能源基础设施等“新基础设施”之间的关系,促进整合发展。
有些专家认为,随着5G、云整合、SD-WAN等技术的成熟和应用,他们将进一步打破地理限制,解决远距离数据传输延迟、无法配置灵活资源、企业云或迁移方面的困难。这将进一步有助于数据中心和各地的特色资源、优势产业相互促进。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
目前我国的数字经济产值占GDP的30%,增长率是GDP的两倍以上,员工约2亿人。数字经济成为主导经济增长和吸收就业的新引擎。数字基础设施是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可以直接扩大数字经济的广度,挖掘数字经济的深度,扩大数字经济的长度,带动传统产业的变化。
专家表示,我国数据中心发展质量与发达国家成熟的市场相比仍然存在差距,一些领域和地方有不少盲目建设和重复投资。造成这种现象的重要原因是数据中心产业具有一定的专业性和高门槛,还需要政府的政策支持,企业需要持续提高自身的能力。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云计算大数据研究所所长何宝红建议,为了保障数据中心建设进度,促进产业的健康发展,政府应引导科学部署,明确部署原则。组织完善数据中心标准体系,为企业建设、运营数据中心提供依据。同时,必须加快技术创新应用程序的推进,不断提高数据中心的总体服务水平。
黄伟认为,为了建设更符合新基础设施要求的数据中心,政府和企业必须分别扮演“领导者”和“实践者”的角色,共同推进产业的高质量和可持续发展。政府层面要负责规范行业,引导方向,制定支持政策,在政策上为数据中心的发展创造更有利的条件。同时,在资金投入、金融工具等方面发挥了良好的作用,吸引了市场更大的资金,为数字经济发展提供了更具活力的支持。
“在企业级,我们必须充分发挥专业、创新、市场响应等优势,满足不同类型客户对数据中心的不同需求,在资金、技术和产品设计和运营方面发挥优秀的专业技能。”黄伟说。
潘和琳建,一方面要加强政府指导,通过制度创新和规则完善,加快数据中心研发和产业化的步伐,调整布局,调整当地条件,做好顶层设计,提高数据中心利用效率。同时,要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尤其是面向市场需求、更多企业、行业开放数据、数据利用、创建更广泛的应用程序方案,以及确保可持续发展。
提高社会资本参与积极性
数据中心是中资产行业,投资大,周期长,对技术创新的能力要求也比较高。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明确强调了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
黄伟告诉记者,数据中心作为中资产运营业,回收周期很长,对于团体数据中心,实现真正的损益平衡需要8至10年左右的时间,还需要考虑数据中心的建设效率、成本以及对客户的价格能力。因此,企业必须通过多种融资渠道和持续的收益稳定等,具备可靠的资金保障能力。(莎士比亚,温斯顿,金钱)。(Northern  Exposure,Northern  Exposure,Northern  Exposure)。何宝红目前激发了民间资本投资积极性,一是探讨社会资本和民营资本的融资模式。其次,通过研究和阐明数据中心经济效益的测量方法,可以将数据中心托管的本地产业的经济效益间接转换为数据中心的经济效益。第三,加强数据中心标准研究,为企业投资建设数据中心提供依据。
事实上,技术革新能力也是中小民营企业参与数字新基础设施的主要障碍。黄伟表示,通过数据中心的合理布局,预测未来长期的技术趋势,确保未来的技术升级空间,是企业的硬性指标,直接影响未来的使用效率、运营成本、资源、资金效率运营等。(莎士比亚、Northern  Exposure(美国电视剧)、数据中心、数据中心、数据中心、数据中心等)
何宝红提出,“新基础设施”与现有基础设施相比,是技术密集型新兴产业,也是支撑经济社会变化和升级的基础设施。因此,要进一步巩固“新基础设施”技术基础,保证其底层核心技术和产品的供应。
专家还指出,数据中心产业的发展也面临许可资源、土地许可、能源消费指标等政策障碍,他们从多个层面限制了市场领先企业的自身发展和主导作用。
黄伟建议政府制定更科学的能源消费批准和监测等政策,支持专业、优秀的企业。(莎士比亚,北境)鼓励创新技术的产业推广和应用,加强整个周期建设灵活性,促进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鼓励市场化竞争,提高数据中心产业的效率和质量。利用龙头企业的牵引作用促进产业链的共同高质量和可持续发展。
班和林表示,政府要做好战略计划和制度设计,顺利实现社会资本和企业的参与渠道。其中,政府资金要起到主要的指导作用,同时要通过金融创新发挥资本市场的作用,引导社会资本和民间资本投资新的基础设施。
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载指出,政府规划新基础设施建设时,要尊重数字经济法,打破陈规,改变思维方式,大胆创新。一般来说,传统基础设施的赞助人、投资主体、运营主体以各级政府和公共企业为主。新的基础设施遵循“市场主导、政府引导”的原则,不同主体在市场机制下灵活开展多种形式的合作。

服务热线

400-678-1356

关注维恩网络